Yenwen Feng

因為工作的關係與很多國內外的團隊交流也聽過不少的 pitch,有一些想法想記錄一下:

準備工作

要接觸投資人之前,需要準備好一個 one liner,一段 blurb (大概三四句話,含幾個重點就好),投影片要可讀(不需臨場解釋也可以讀懂)。以上方便投資人看了就可轉發(用 docsend 要遠端更新也比較方便)。
One liner 可以參考 Product HuntAngel List 上面的公司怎麼寫,讓人可以從一句話理解產品和有市場想像。

請不要在意說服別人

常常跟剛創業的創業者聊的時候,大家都很想證明自己的想法很完美,很容易時間就花在辯論上面。像是一些如市場大小,獲取用戶難易,與競爭對手的差異等問題。這些問題都有點模糊,也有點主觀,除非有特別的見解,其實也不太容易說清楚。若沒有什麼很強力的見解,其實就輕鬆帶過就好,或是平衡報導,競爭對手有 A,我們有 B,我們的路徑不盡相通,但我們對我們採取的作法很有信心。

我覺得花很多篇幅在解釋 B 比 A 好,或是不想想提問者的質疑只是一味想要回答問題,這都不是加分而是扣分。說到底,應該盡量還是找到喜歡你的投資人而不是說服不喜歡你的投資人,說服別人太難了。

想法深度很重要

通常 pitch 開頭的第一個問題都是介紹背景與產品,創業者一般都會以解釋產品為 pitch 的主軸,而常常忽略了產品想法背後的「脈絡」。
我說的「脈絡」就像是一個故事一樣,需要讓投資人深入了解選擇這個題目的原因,包含你的洞察,研究,特色,為什麼現在是最好的時間,與與競爭對手的區隔。

這故事不是提一些經歷像是跟你的創業夥伴在哪裡認識,或是像是用什麼產品覺得很受挫所以想要做一個更好的。這故事脈絡反而應該要特別設計,花多點時間討論,彰顯你們團隊有比別人對這個產業或是產品有更深的了解,進而帶出為什麼你們會有這個新的想法。

市場的大小與出國的難易度

大部分的團隊,通常都覺得自己的產品是可以移植到海外的,但只是現在先從台灣試點。我現在其實比較傾向如果一開始沒辦法就直接全球化,通常就是有全球化的門檻。

對於容易擴展到國外市場的產品,我覺得不只是語言問題,你怎麼「獲取用戶」也決定了是否能夠擴展國外市場。舉例來說做一款 iOS 上的獨立遊戲,我猜會是比較容易擴展到全世界市場的產品。因為獲客管道是 App Store 或其他廣告服務,對全世界的用戶來說並沒有不同。又舉例如果是做 Facebook廣告服務平台,我覺得雖然商品本身沒有地域性,Facebook 也是一個全球通用的平台,但談生意需要特別去各區域市場談客戶,不容易直接在線上解決。

但當然,不是需要談生意就不好或不該做,只是我對不同生意的分類方式而已。但我會覺得如果沒辦法一開始就全球化,就代表這生意有某個門檻可能沒被注意到。

注意時間長短

通常一個 pitch meeting 大概是 30~45 分鐘。如果已經有投影片先給投資人,那建議就直接問要不要跳過投影片。如果投資人沒看投影片,那我也建議你講兩三張就好。原因很簡單,你需要多了解投資人,問問問題,同樣的,投資人也需要多了解你,有對話才能夠加速了解彼此。

同時間也準備一個一兩分鐘內的 pitch 介紹,若沒有辦法簡單解釋完,那就代表產品特色不明顯。若每次解釋投資人都會再追問這是什麼意思或是跟誰有什麼不同,那就是介紹的資訊不夠清楚。最後若你盡力解釋投資人還是不太懂,那我想可能就不是適合的投資人。

--

--

區塊鏈是一個 attention span 很短的領域,每天都有新 projects 推出,新的幣要 ape in,新的 airdrop 要參加。

我有時候會遇到一些投資人,聊兩句就會開始建議我們應該怎麼做推廣,怎麼做活動(airdrop,發個 NFT 什麼的),怎麼做幣價,隱約透露對我們這個已經一年多的專案有那種追不上時代的感覺。

我以前就發表過創業不要太聽投資人的意見,主要原因是投資人的工作是觀察市場找到符合他投資目標的標的進行投資,所以對市場的靈敏度很高。

當然這不是什麼壞事,這是他的工作,但投資人聽太多其他的專案怎麼做,就會覺得好像大家都應該這麼做。在市場上聽不到自己投資的專案的聲音,就希望專案能夠獲取大家的眼球。

可是專案除了博取市場的關注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走了一條岔路就要花更久的時間走回來。

當然這不是要說任何投資人給的建議都不對,只是創業者要了解該建議的背後原因,是不是夠長期有影響力,是不是能符合產品發展路線,…

在區塊鏈圈,因為速度更快,所以投資人的 attention span 就更短,更有可能急著想要看到效果。

我們團隊在熊市的時候開始,那個時候大家都是比想法,比產品,我們也一直延續著這樣的態度,中間經歷這幾段新專案一直冒出來的時間,但說實在的,專案要維持久,最終還是回歸到產品與社群。

我們是去年 5 月第一次公布,去年 9 月推出我們的代幣,跟我們差不多時間開始的專案,不管當時時候是透過 CEX 發行代幣聯合行銷,或是聯合 Twitter OG 代言行銷,或是各式各樣的獎勵方式來行銷,最終大多都沒有 Perpetual Protocol 不談幣價,沒有太多獎勵,也沒有太多強行銷來得好。很多專案當初都有更好的能見度,但現在已經都不太見到了。

我想未來不只是區塊鏈領域 attention span 很短,所有其他的領域應該也是一樣。

要怎麼能夠維持自己的步調前進,有著足夠遠的目標與遠見,我想是對所有創業者新增的挑戰。

--

--

一開始先定義一下創業,畢竟創業是一個很廣的詞,很多活動都可以稱為創業。這裡提到的創業是指創業題目有比較大的技術門檻或是挑戰比較多的不確定性,且目標是較大的成功而非 life style business。 之所以會提到斜槓,是因為最近認識好幾個創業者都身兼不只一個工作。再一次以我有限的經驗,我覺得若共同創辦人都是兼職實在是很困難,因為若產品本身或是的難度夠高或是市場尚未成熟,那肯定會有所謂的「低潮期」。低潮期需要的不是能力,而是耐力或是信心。我覺得若只是兼職,很容易團隊中有些人會選擇將時間放在更容易獲利的其他工作上,而只剩下一兩位或甚至沒人願意拖著公司撐過去,最後專案就只能放著錯失了機會。 當然也有創業不需要經歷這段低潮期就一帆風順,但我覺得這發生的機會微乎其微,因為若是產品或是市場有任何一點不確定性,一定會有那個你覺得是否該放棄的時候。當大家都有另外一個選擇,那放棄的機會就會大很多。 我曾經在 2018 年底的時候參加了 Binance 舉辦的 Binance Labs 創業加速器,同一時期有大概 11 個公司入選,但到今天還在市場上的公司,大概只剩下 4 家,大部分人在 2018/2019 的 Crypto Winter 就被洗出去了。如果大家能夠撐到今天,想必應該很高機率都能夠找到自己擅長的領域,但誰知道呢。

非主流意見4:創業斜槓不行呀
非主流意見4:創業斜槓不行呀
Photo by Tim Gouw on Unsplash

一開始先定義一下創業,畢竟創業是一個很廣的詞,很多活動都可以稱為創業。這裡提到的創業是指創業題目有比較大的技術門檻或是挑戰比較多的不確定性,且目標是較大的成功而非 life style business。

之所以會提到斜槓,是因為最近認識好幾個創業者都身兼不只一個工作。再一次以我有限的經驗,我覺得若共同創辦人都是兼職實在是很困難,因為若產品本身或是的難度夠高或是市場尚未成熟,那肯定會有所謂的「低潮期」。低潮期需要的不是能力,而是耐力或是信心。我覺得若只是兼職,很容易團隊中有些人會選擇將時間放在更容易獲利的其他工作上,而只剩下一兩位或甚至沒人願意拖著公司撐過去,最後專案就只能放著錯失了機會。

當然也有創業不需要經歷這段低潮期就一帆風順,但我覺得這發生的機會微乎其微,因為若是產品或是市場有任何一點不確定性,一定會有那個你覺得是否該放棄的時候。當大家都有另外一個選擇,那放棄的機會就會大很多。

我曾經在 2018 年底的時候參加了 Binance 舉辦的 Binance Labs 創業加速器,同一時期有大概 11 個公司入選,但到今天還在市場上的公司,大概只剩下 4 家,大部分人在 2018/2019 的 Crypto Winter 就被洗出去了。如果大家能夠撐到今天,想必應該很高機率都能夠找到自己擅長的領域,但誰知道呢。

另外創業剛開始的時候創辦人常常也會遇到有另外一個合適當共同創辦人的人選,但他有一份好工作(如 Google)不願意放棄,但可兼職幫忙。我建議這時候果斷拒絕比較好,要嘛大家都全職,不然到時候一定會有付出不平均的問題惹來更多麻煩。

--

--

Photo by Austin Distel on Unsplash

也不是說大部分的人覺得 PMF(Product Market Fit)會是固定的一個狀態,但似乎沒有人討論 PMF 會不會得而復失,或是失而復得。根據我有限的經驗,我的答案是肯定的,PMF 很有機會會得到但又失去。

推論很簡單,因為產品一開始接觸的使用者都是先期使用者,先期使用者通常都有更多的耐心與更強烈的使用情境,所以有機會抓到他們讓他們對產品產生好的口碑與留存率。但一但這群用戶能抓的都抓到了,就需要擴大到比較一般的用戶族群,在此時可能會因為產品功能不足或是使用動機不夠而沒有一開始的好表現,一個有 PMF 的產品就突然失去了 PMF。

提這個其實我也沒什麼好的解法,我想當然還是持續做 user interview 了解使用者的變化來看看是否可以改善產品來改善狀態,但通常都是不樂觀,也就是其實市場不夠大。

身為創業者可能要小心這中間的陷阱,不要因為覺得似乎 traction 很好就會一帆風順,除非已經佔了大部分的市佔率,一切都還是很難說。

--

--

Photo by Jexo on Unsplash

啊我沒 Keith 這麼武斷覺得 Lean Startup 一定不成,但隨著經驗變多,我也覺得還蠻多 Lean Startup 似乎解決了部分問題但又產生了更多新的問題。

當然這跟創業者心中想要的成功的模樣也有關,但我覺得越是想要大成功(高風險高報酬),那 Lean Startup 套用成功的機會越小。

[updated] 補充一下,其實原 twitter 討論串有 Keith 大殺四方的討論,不過其中我覺得最能反駁大家的,是如果 Lean Startup 可以節省更多浪費的時間與金錢,那為何在這十年內都沒有看到更多大成功的 startups 呢?

--

--

Photo by Mediamodifier on Unsplash

我想要來收集一些非主流看法,先從這一篇開始。其實之前就有聽過不同的人談過,但 Degen 簡單明瞭在這篇訪問說出來:

固定的虛擬貨幣供給量「不代表」稀有,或大家都想要

看 coinmarketcap 的前十名就知道,有固定供給量的不一定漲,沒固定供給量的也不一定跌。一個有固定供給量的石頭不會改變它不值錢的命運。

那為什麼大部分的新 Crypto project 還都是固定供給量呢?

(原文寫於 5/31/2020,現在滿多專案都已經是沒有固定供給量了)

--

--